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原本是庆祝库鲁托先生第一轮三服大满贯用的但现在只是一篇下文正在写的粮[什么
 ※威廉中心,无CP向,很多人很高出场率
 ※惯例复健期注意事项,还望可以食用愉快



人偶没有神地坐在那片药草田旁,像是盯着那些刚刚破土的新芽,但又好像不是,也不在乎地上的土会弄脏梅伦给自己新换上的裙子。没人能猜得出这个人偶的小脑袋里头都在想着些什么事儿,就算是经常被怨的梅伦也好布劳也好,谁都抓不住头绪。

“原来你在这里吗,引导者。”橘色头发的军人今天换下了那身整齐又贴身的隆兹布鲁军装,取而代之的则是简单到像是有些随便的一套衬衫长裤,还挽起了他衬衫的袖子。看着人偶坐在自己的药草田面前时他的眉毛像是在替他表达「果然是这样。」的抱怨,但又出于担心的向那个单薄而娇小的背影说上一句话。
 “对不起...我在这里会给威廉添麻烦吗?”人偶抬起头看着军人,就像是祈求着哥哥给自己一颗糖果的小女孩一样看着军人那双眼睛,但如果真的会给他添麻烦的话,人偶也只能去偷偷的找地下室里做着骨架标本的古鲁瓦尔多一起睡个午觉。至少对古鲁瓦尔多来说人偶这样做并不是什么值得困扰的事儿,更算不上睡眠妨碍——况且,古鲁瓦尔多现在也都习惯这个会在自己睡觉的时候突然蹭过来的小人偶了。

“不,没有这回事...只是那个泰瑞尔居然走出了实验室满宅子的在问有没有人见到了你,发生了什么吗?”被那样的眼神看着也只好作出妥协的军人走近人偶的身边蹲下身后对人偶小心地作出了询问,他大概知道泰瑞尔找这个人偶多半是要做什么,但或许实际上的事情也不像是他想得那么糟糕也说不定。

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泰瑞尔他好凶好凶的说要把我拆掉,然后装在箱子里,埋到威廉的药草田底下去...可是我不想被他拆掉!也不想被埋在土里...”人偶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但他依然听得清楚那些控诉,更加具体的事情人偶或许讲不清楚,但能听到这些的话,他也没办法就这样放着这个躲到他身边来的小家伙不管——但虽说是这样,他可不大懂得安慰小孩子。

“泰瑞尔一时半会应该找不到这儿来。”

“啊不,我是说...能陪我给药草们浇下水吗,引导者?”军人苦恼地搔了搔后发,他知道这样的方式很烂,可他实在是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好了。

人偶倒是直接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他,这让他稍稍松了一口气,随后他站起身来对人偶伸出了手。他将人偶拉起来之后耐心地等那位小淑女把裙子上的脏东西给拍个干净,再牵着那只比他小太多的手打算走去离这药草田不远的小屋——对他来说那间小屋既是仓库也是工具房——他的耳朵捕捉到了一串十分急促的脚步声,硬要推断那脚步声的主人大概是谁的话他的心里也只有一个人选。

不大好的预感。

粉色头发的工程师站在有些远的地方喘着气,随便地调整了一下身体的状态后径直地向着军人的方向走了过去——但显然,呼吸还是有些乱。

“等、等等,怎么了?”人偶见到那个工程师的时候就松开了他的手,急急忙忙躲到了他的身后去抓住了他衬衣下摆的一角,把那个问题儿童一样的工程师推给了他。等他定睛看清楚了那个远处走来的人之后才理解了刚刚那个人偶突然作出的举动。

“你先好好听我说,别躲在威廉后面。”工程师看起来像是很想跟人偶说些什么重要的事,但他转过头去看看躲在他身后的人偶让那个小家伙去听听泰瑞尔说话的时候,人偶却在他说话之前大声地说出了拒绝听泰瑞尔解释的话:“不要!不听不听我不听!!泰瑞尔是坏蛋!!”

变成了麻烦的事情了。

“请不要那么随便就将别人定义成坏人,而且本身错的还是你,人偶小姐。”工程师微微皱着眉头盯着他身后的人偶说着“威廉你也别光站在儿,这个人偶就只听得进你说的话了...我是说,让她过来。”

“嗯...泰瑞尔,我想这有些强人所难,你要知道这孩子直到刚刚还——引导者!?”人偶突然放开了紧紧抓住他衣摆的手,慌张地跑向了离药草田更远的森林里头。

- TBC.-

评论
热度(5)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