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Forget me not

  Attention!!

本篇为玛尔瑟斯2016生企《Dear Daily》用文

玛尔瑟斯x艾莉丝泰莉雅CP要素有


   那個並不是吾等所需要的“艾莉絲泰莉雅”,‘我’很清楚這一點。

   吾等作出了無數次的嘗試,她們無一例外,都有著艾莉絲泰莉雅的臉龐、艾莉絲泰莉雅的聲音、艾莉絲泰莉雅的聰慧——這些都跟‘她’一模一樣。但不管是哪一個複製體,最終都會走上那座尖塔的陽臺,縱身跳下到那個種滿藍薔薇的庭院之中獲得沉眠;又或者是舉起那把鋒利的匕首,毫不猶豫地刺向自己那纖細的喉嚨——有時候刀尖所對的那一方會是另外的柯斯托特...

Attention!!!

随手复健,可能会接着继续写

基于前篇RPG表格的设定,写成了没那么轻松药丸的正剧向


  他并不在意自己到底是不是统治整个魔界的王,说点实在的,就算他手里没捏着这个王权几百年,他也一定会在别的地方看着人类被侵蚀,嘲讽这些愚蠢的生物们。现在他只是褪去了旁观者的衣钵,亲自推进了这件事朝着他预想好了的结局发展——但这当中依然还差些东西,差一些即便是他也不足够的要素。
  讨伐魔王的原因跟勇者已经开始登上了舞台,他知道接下来所有演员的动作,但让世界彻底陷入那个深渊当中的要素还差一个——他不能控制那头被传为「此世所有的恶」的黑龙...

Art thou mankind?

Attention!!

*本篇为西幻AU设定,普通人古鲁瓦尔多&无头骑士威廉

2016古鲁瓦尔多庆生企划《罗生门》用文

*可能会出现掉San描写

*标题与死神篇能连成一个梗


  骑士失去了自己的头颅,但他却没有死。不如说他这副身躯早就脱离死神的监视,永远不会衰老,即便受伤了也会很快就痊愈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体内的那些脏器还有没有像他还有头的那时候一样运作着——但老实说,那些器官事到如今还在不在他身体里头也是个问题。

  他也不是自己想丢掉他的头的,他现在都还记得当初被敌人一刀砍断...

I ask for thee,

                 

Attention!!

*本篇为西幻AU设定,死神古鲁瓦尔多&死期将近的普通少女引导者

2016古鲁瓦尔多庆生企划《罗生门》用文

*年龄操作的原因引导者为10来岁的少女

*标题与无头骑士篇能连成一个梗


少女看向了门前穿着一袭黑衣,戴着兜帽看不清面容的人。从那个高大的轮廓中她判断出来了这应该是一位大她不少的青年,但她判断不出青年的身份。或许只是在林中...

Lotus.

                          
Attention!!
  ※本篇為現代AU架空,不記得自己過去的酒吧女老闆&借住在酒吧樓上的小提琴手
  ※凯碧水生企划《VORTEX》用文

 
 
  她聽見了那熟悉的琴聲響起在了不遠處。
 ...

ヴィルヘルムが、幸せ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世界はあなたに対して残酷なことばかりだか、あなたたけ生き残るのは家族の希望だと思います、これはけしてあなたの罪じゃない。でも、この希望の結果は絶望ただ、あなたのみにやとるのは苦しみばかりた。

それでもあなたは優しい人てす、本当に馬鹿なほと優しい。

だから、いつか、幸せになってくたさい...


tip:下手な日本語マジすみません


DooR.


Attention!!

※本篇为泰瑞尔+引导者,2016泰瑞尔庆生企划用文

泰瑞爾的手邊抓著一隻幼小的手,隔著手套他並不能感受到那只手的體溫是否溫暖,但他不得不抓再緊些,免得那只手的主人什麼時候因為好奇心又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他放慢了自己的步伐好讓身邊那個小女孩能夠跟上來,但沒過多久他就又被拉著,抱怨他走得太快了。
  “現在的我已經比平時走慢不少了,這是你自身的原因。”他停下腳步低頭看了眼那個女孩,直接對上了那雙跟他一樣顏色的眼睛。
  聽見他這樣説的女孩鼓起了臉,生氣地捏了一把他的手心,但這沒用,女孩捏住的衹是他的手套而已。況且,就算真的被捏了一把他也沒什

我家的古鲁瓦尔多,他死了。

入坑咸鱼了那么久总算做出来了第一张R5,还正是自己初恋,没有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事情了[大哭

Attention!!

*本篇為威廉+沃肯,無CP向,2016沃肯生企 用文
*疼痛、出血描寫、威廉R卡劇透和捏造有

  軍人的身上纏著許多現在白色的繃帶,皺著眉頭安靜地睡在了醫務室裡面那些柔軟卻帶著些許消毒水味道的床鋪上頭,像是被噩夢侵擾著神經。但他並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也沒有作出什麼痛苦的呻吟,只是稍稍轉了一下身后繼續沉浸在那些虛幻的夢裡。
    他夢到了那個充滿著硝煙和血的鐵鏽味的戰場,那一抹曾經衝在前方的純淨的銀灰色染上了血紅,變得殘破,失去了生氣。他背負起那一副曾經比他自身還要重上一些的身軀,帶著他身上那些留著血...

※原本是庆祝库鲁托先生第一轮三服大满贯用的但现在只是一篇有下文的粮
※接上篇TBC
※再写一点就不用TBC了[。


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那样趴在他的肩上睡着了,手抓着他的衣服,看起来很安心地做着梦。
这令他想起当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人偶和他第一次遇到斩影森林里的梦魇时,害怕那些怪物的人偶躲在他的身后因为恐惧而颤抖着,他也受了不小的伤。濒死前的千钧一发让那只梦魇灰飞烟灭了的时候他全身都没了力气似地坐到了地上,靠着一棵树闭起了眼睛。
那个人偶以为他死了。
一遍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像是要竭尽自己的力气似地往他胸口上砸了拳头,但在他看来那些拳头也不过就是羽毛一般轻重而已。他想着什么时候人偶累了或许...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