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Attention!!!

随手复健,可能会接着继续写

基于前篇RPG表格的设定,写成了没那么轻松药丸的正剧向



  他并不在意自己到底是不是统治整个魔界的王,说点实在的,就算他手里没捏着这个王权几百年,他也一定会在别的地方看着人类被侵蚀,嘲讽这些愚蠢的生物们。现在他只是褪去了旁观者的衣钵,亲自推进了这件事朝着他预想好了的结局发展——但这当中依然还差些东西,差一些即便是他也不足够的要素。
  讨伐魔王的原因跟勇者已经开始登上了舞台,他知道接下来所有演员的动作,但让世界彻底陷入那个深渊当中的要素还差一个——他不能控制那头被传为「此世所有的恶」的黑龙,而且对方脑中至今也没有产生过想要和他一起报复人类的念头。
  但这也无妨,他也知道没有哪台舞台剧是能够做到真正完美无缺的。他会等待着那头龙失去对人类尚存的那点爱情的一天,然后来到他的身边,借此来发泄那失去心爱之物的怒火与悲伤。这样让对方站在了同一阵线上时他的剧本就能切实地被完成,那些自以为是的人类也会因那头黑龙的存在而加速灭亡。
  他要向那些生物们复仇,他要让那些无知的家伙们知道被夺走所爱之人是怎样地痛彻心扉,怒火又是怎样令其发狂的。
  那头现在也还对人类有依恋的黑龙也同样,他知道对方甚至想抛弃自己所有的匿藏,伪装成人类一直生活在其中。因此他也诅咒起了那个在他身边的魔法师,让其终将会「死于勇者之手」。

  他期待着,安静地期待着,愉快地期待着,这是个漫长且煎熬的过程,但他并不会就此而放弃等待。不如说他更希望那头黑龙将那初次爱上他人的时间放得更长一些,再长一些,这样在那个无慈悲的勇者到来,举剑杀死对方心爱的那个人类的时候,绝望才更容易侵蚀到这个剧本最后的一个齿轮。
  
  让这个疯掉了的故事拉开序幕吧。
  ——为了永远铭记自己曾经深爱着的那个少女,与那尚未出生就已经死去了的兄弟的名字。



  他变成了一只黑猫,想着这下应该不会再被人类一面厌恶地辱骂,一面被人类用些危险的东西对着自己,将他赶出小镇了吧。
  但现状也并没有好到哪儿去,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是魔法师的黑猫,凑过来跟他玩了一下之后发现这是一只流浪无主的野猫之后就都立马又变了态度——「谁知道这会不会是『毒物』的其中一个化身,又或者说这家伙是魔王的使魔呢!」
  是的,人类都这样叫他——
  「黑龙」、「毒物」、「此世所有的恶」
  他明明就好好地有着自己的名字,可他从未听除了魔王之外的人说过。

  他敏捷地从那些认为现在这个姿态也是不详的人们手中逃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藏在一条小溪附近的芦苇丛里头。要是在这里他又被抓住了的话指不定就会被按进水里,虽然死不了就是了......可猫本能地会怕水。
  他盯着外面,盯着人群的脚步,听着他们的争吵和步伐的声音。那些声音和动作都在被他的感知放大了一倍,他并不想伤害任何的人类,也不想被他们伤害。
  他想尝试爱着这些弱小的生物。
  人们最后在溪边气急败坏地走掉了,嘴里还念叨着下次再见到他的话一定要把他丢进这条小溪里。

  确认到刚刚那些人真的走掉了之后,他静悄悄地从那些芦苇丛里跑了出来趴到了那条溪边,舔了一口那些清凉的水以缓解自己迄今为止的紧张。最后他疲惫地闭上眼睛趴在了那里,听着流水的声音慢慢地入睡。

  他总是会做噩梦。梦见自己变得凶暴,变得残忍,将那些弱小的生命无一例外地全都杀死,不留任何活口。
  他在那个梦里总是很悲伤,也很生气。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什么而变成了这样。他嘶吼着,希望有人能够给他答案,可谁也不会回答他的问题。地上的活物都因他的怒火而恐惧着,天上创造他的神明则将他抛弃,置之不理。身旁流着龙血的魔族愉快地露出了笑容,怂恿着他继续将那些愚蠢的生命杀个精光—— 

  谁也不会回答他。

  ※

  勇者出生于圣日飘着细雪的那个冬晨,教堂为他响起了祝福的钟声,教皇亲自为他洗礼。然而他的名字并没有使用任何一部圣典之中出现的名字,父亲为他冠上了异端之名,企图将这个孩子从那被注定了的道路上带走。
  但即便那位父亲这样做了,他也在长大成人的途中,因为那极其出色的战斗力得到了四周的追捧,每个人都认为他才是能够阻止那个魔王的合适人选。但在发生那件事之前,他并没有想要企图毁灭这个世界的魔王扯上任何关系,更别说傻了吧唧地去当什么勇者了。
  他的母亲在将他带到这个世上来之前就已被魔王所诅咒在他13岁那年就肯定会死于无法治愈的病上,而那个病发作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不成熟的一时赌气——他悔恨地责怪起了自己,但随后在他人口中母亲的死亡完全是因为那个异族之王的所作所为之后他则对那个存在变得憎恨了起来。
  他拔出了连这个国家的王都对其毫无办法的石中剑,承应了那些从出生之日起就受到的祝福与期待,却并不是为了保护这片土地上的任何一个人。他只是想要向那个夺走他家人的存在复仇,为了平息自己的愤怒而将那个存在碎尸万段,从这个世上彻底抹去——这是只有他才能做的事,是只有他才有能力有资格去做的事。

  这是只有他才有可能做得到的事。
  

他生来就被神明所爱,只有他可以杀死那个魔王,只有他可以杀死那条无恶不作的黑龙,从而将和平与幸福带向世间。

他是个英雄。

 

人们这样说了。

 

他是孤独的,他注定无法被理解,若他所想,那即便是王也应当对他有所畏惧——他的愤怒即是神罚本身。

他是神明的地上代行者。

 

教廷这样说了。



评论
热度(3)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