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Art thou mankind?

Attention!!

*本篇为西幻AU设定,普通人古鲁瓦尔多&无头骑士威廉

2016古鲁瓦尔多庆生企划《罗生门》用文

*可能会出现掉San描写

*标题与死神篇能连成一个梗

 

 

 

  骑士失去了自己的头颅,但他却没有死。不如说他这副身躯早就脱离死神的监视,永远不会衰老,即便受伤了也会很快就痊愈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体内的那些脏器还有没有像他还有头的那时候一样运作着——但老实说,那些器官事到如今还在不在他身体里头也是个问题。

  他也不是自己想丢掉他的头的,他现在都还记得当初被敌人一刀砍断了脖子之后自己身首异处的那惊悚的几秒钟,然后很快地两眼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他也以为自己这回是死定了——结果不知道躺了多久,他的身体醒了过来,刚刚那恐怖又血腥的场面就像是做梦似的。就在他心里安慰着自己:“啊原来就是个梦而已嘛,有什么好怕的——”的同时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就碰到了那个断口。

  他很认真地摸了一圈那个断口,上面本应再延伸上去的地方空无一物,他摸不着自己的脸了!!

  后面光在接受这件事上就花了他老半天的时间,然后剩下半天,他就发了疯似地开始找他那颗原本就在自己旁边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头到底去哪儿了——直到现在,找了几年了也依然一丁点儿线索都没有。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这几年来其实就跟只没头苍蝇...对,他确实没头,但起码不是苍蝇——总之就是这种程度的,仅凭着动力驱使着自己戴着头盔一路流浪了下去。

  然后现在,他虽然不是那么确信,也没什么把握去相信——他的头就在眼前这个灰发红眼的青年家里,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头就在这儿!!

 

 

  从刚才起青年坐在书桌前撑着头,看起来心不在焉地在听他讲着那些自身过去的往事——不知为何从开始到现在,青年都没有因为自己头盔之下空无一物这件事而有到什么特别的反应。

  “原来如此...姑且算是个有趣的故事,但所以呢?”青年听完那些故事之后给他的答复只有这样一句。

 

  “呃...就是、就是说你有没有,捡到过我的头?我姑且还是记得自己的脸的——”骑士有些慌张的解释着,那从头盔里传来的有些空洞的声音听起来确实是慌张的。

 

  “没有,说到底这可是在王都的城镇里,哪有可能随手就能捡到一颗头。”青年迅速地回复了一句过后就掩着嘴打了个哈欠,看起来已经对两个人之间的谈话感受到了些许厌倦“但你坚持说你的头在这儿的话,那你就随便找找看好了,我先睡一阵子。”

  “晚安。“

  青年说完便倒在了床上,怀里抱着一个绣了紫红色十字架的枕头在被褥之间闭起了那双血红色的眼睛。

 

  “诶?不不你先别——古鲁瓦尔多?古鲁瓦尔多医生??”

 

  不行了这人,一碰到枕头就已经在熟睡了...

  但既然已经得到了允许,那就先在这个房间里找找看好了。在不接触那些骨架和没被做成骨架的标本的前提上能顺利找到他的头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光是暴露身份跟古鲁瓦尔多解释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存在而且还要在人家房间翻东西这两件事上就已经给古鲁瓦尔多添了不少麻烦了。现在只要快点找到那颗头,再快点消失掉的话这对双方来说都有好处。

  骑士试探性地走到了书柜的前面,他从被古鲁瓦尔多接待进来开始就一直很在意这个书柜。在大概扫了一眼列在上面的藏本是他也发现了这个书柜上码着的无非就是些医学方面相关的书籍。可当他再往下看到中间的一列的时候,就发现了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黑魔法和炼金术,人体炼成那方面的笔记整整齐齐地码出了一排。他也顺手抽出了一本来看了看封面——恰巧是一本手抄本,古鲁瓦尔多的字整洁得令他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医生的字多半都很潦草。

  但一个医生为什么会对黑魔法和人体炼成有兴趣他也是真的不懂,也不太想懂...毕竟他习惯上就不大喜欢对他人的爱好说些什么自己的看法,而且现在还是这种样子就更不好说了。

 

  然后他听到了机关运作的声音。

 

  眼前出现的是刚刚那个书柜渐渐向后倒退,像是被融进了墙里一样最终空出了一个入口,他猜入口里的暗道是通向下方的。

  骑士看着眼前的入口,对自己头颅的存在感觉变得更加强烈了起来,在他看来现在那个暗道简直就是摆在那叫他下去一样——但这也太奇怪了,他可不记得自己运气有那么好。

  但眼下除了走下去之外这个房间里也没别的什么能让他觉得特别在意的地方了...

 

  如他所想,这是条向下的密道,因为在地下的原因空气有些潮湿,气氛也阴森森的。

  他的脚步声回响着,像是强调着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似的,一本道上并没有什么分岔路,最终他到达了这条密道最终通向的地方。

 

  那是一副亵渎的光景。

 

  眼球、心脏、肾脏、肠子、胃袋——人体的内脏一个一个泡在了些不知名的液体当中装在了玻璃器皿里,除此之外还有人的四肢与骨架。那些白骨在一张桌子上被摆得整整齐齐,若不是还有些空缺的话就已经能称得上是一副完整的人体骨架了。

  断肢们就跟那些器官一样,被泡在那些不知名的液体之中。看起来还不像是来自同一人的——

 

  他找到了那颗失踪已久的头,青年面容就是他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样子,神情痛苦地闭着眼。

 

  他站在原地被这样的场面震惊得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那样站住了好一会,他才往前走了一步——虽说在战场上什么样的尸体他都见过了,但突然出现的这种场面不论如何他都一时无法接受。

  他暗示自己不要去在意那些内脏和残肢,只要拿到了自己的头之后立马跑出去就好。

 

  “你看见了啊...”听见了身后传来的是古鲁瓦尔多的声音,但他并没来得及惊讶为什么原本在睡的人会在这个时点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身体就变得不再受自己的意识控制,倒在了地上。

 

 

                                                                       -  Fin. -


评论
热度(3)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