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Lotus.

                          
Attention!!
  ※本篇為現代AU架空,不記得自己過去的酒吧女老闆&借住在酒吧樓上的小提琴手
  ※凯碧水生企划《VORTEX》用文

 
 
  她聽見了那熟悉的琴聲響起在了不遠處。
  那個有著一頭紫髮,舉止得體優雅的青年——老實說碧姬媞一直覺得那個青年肯定是哪個大戶人家裡頭偷偷溜出來的小少爺。她見過的男人太多了,多得她自己有時候都需要等對方說起的時候才會記起原來是這一位的程度。但男人們都各有各的個性,也各有各的氣質,現在站在鋼琴邊的那個紫髮青年則是她見過的最令人印象深刻,也是最令人舒心的——她其實也不知道這裡頭有什麼根據能令她對這個像是從未更多接觸過世面的青年作出這種判斷,從見到那一張秀氣的臉開始到現在,她對那個青年的印象都始終如一。
  她看著那個拉琴的身影入了神。青年站在那黑色的地板上穿著一身白色的衣裝,就跟那出自于淤泥當中卻完全沒被污染到的睡蓮一樣好看。
  但或許這個比喻不大對,這裡雖說是間酒吧,但這裡並不如紅燈區的那些來得吵鬧,不如說是安靜過頭了——然而她當初就是追求的就是一個能夠安安靜靜喝上一杯的環境,偶爾在店裡放些爵士樂調節一下氣氛。現在可好,她突然就撿到了一個小提琴手放在了樓上,用琴聲來換房租。
  在外人看來她或許虧本虧了個徹底,這種一看就不懂世面的有錢人家小少爺應該狠狠地敲上一筆才是——但她很享受這些從青年指間演奏出來的,悠揚又熟悉的琴聲。能每天都欣賞到這樣美好的琴聲跟每個月催著別人交租金里她可是毫不猶豫去選擇了前者,雖說對於古典樂她也並不是那麼了解——但是喜歡的東西就老老實實地說喜歡,然後就去享受其中的樂趣不就夠了嗎?
 
 
  他打聽到了一間叫做Lotus的酒吧,總算是遇見了那個他追逐了很久的身影。
  女性的面容仍是他所熟悉的,雖說他印象中那頭棕色的長髮現在已經被主人剪短到了齊肩,但那令人傾心、優雅的笑容則依然是他心裡所記憶的那樣,還是那麼好看。
  只不過說實在的他自己早就忘了自己一直找碧姬媞找了有多久,也忘了留下夏洛特離開了家門的時間有多久,但此時此刻他都覺得那些日子好像就只是過了那麼一兩天似的短暫,但也像已經相隔了幾個世紀那般漫長,令人焦慮。
  他最開始抱有了一絲希望詢問了對方還記不記得自己,然而碧姬媞卻是有些苦惱地側過頭稍稍思考了好一會兒,最後微微笑著語氣遺憾地對他說:“抱歉,恐怕我真不記得在哪兒見過您了。”
  這也是必然的吧…
 
  他得到了答案之後并沒有繼續嘗試讓碧姬媞再去回想那些跟自己曾經相關的事情,他選擇了迴避——或許這樣做會比較好,他是這樣覺得的。不被記得也好,現在能守在碧姬媞的身邊他也已經滿足了——於是他向碧姬媞提出了能不能讓他在樓上借住的問題,他本以為這樣唐突的提問得到的回答八成就是被拒絕的。
 
  “那租金就用你的琴聲來交換吧,我很喜歡聽你拉琴。”碧姬媞將一邊的頭髮別到了耳後對他這樣說了“你總會在這附近拉琴吧?我經常能在樓上看到你。”
 
  “這樣就…可以了嗎?”
 
  “可以哦,畢竟這是我的店——而且能換你拉琴給我聽的話我覺得還是賺到了呢。”
 
 
  他們未曾在白天時分碰過面。
  凱倫貝克通常最遲在11點為店裡的客人們奏上一曲之後就回到樓上休息,直至第二天早上8點多才會醒來下樓去借用一下廚房——這點碧姬媞同意過了,然而遺憾的是她也沒機會吃到過凱倫貝克親手做的早餐——雖說都是些簡單的食物而已。
  酒吧會在夜晚的9點開門,之後則會一直到凌晨的4點才打烊。在開門之前,大概傍晚的時候凱倫貝克才會看見碧姬媞已經梳妝好了穿著長裙慢悠悠地從樓上走下來。
 
  睡蓮也是這時候才會開放的花。
 
  “哎呀,怎麼了嗎,凱倫貝克先生?”注意到凱倫貝克一直盯著自己看的碧姬媞微笑著與他對上了視線,輕柔地提問著。
 
  “啊不…失禮了。”他抱歉笑了笑“你很漂亮,碧姬媞小姐。”
   就像那傍晚時分才會綻放的睡蓮一樣。
 
 
                                                                  - Fin. -

评论
热度(4)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