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DooR.


Attention!!

※本篇为泰瑞尔+引导者,2016泰瑞尔庆生企划用文

泰瑞爾的手邊抓著一隻幼小的手,隔著手套他並不能感受到那只手的體溫是否溫暖,但他不得不抓再緊些,免得那只手的主人什麼時候因為好奇心又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他放慢了自己的步伐好讓身邊那個小女孩能夠跟上來,但沒過多久他就又被拉著,抱怨他走得太快了。
  “現在的我已經比平時走慢不少了,這是你自身的原因。”他停下腳步低頭看了眼那個女孩,直接對上了那雙跟他一樣顏色的眼睛。
  聽見他這樣説的女孩鼓起了臉,生氣地捏了一把他的手心,但這沒用,女孩捏住的衹是他的手套而已。況且,就算真的被捏了一把他也沒什麼感覺,畢竟這個小女孩實際上打人都沒什麼力氣——等到那個女孩再次走近他的身側,他又再次邁開了步伐,在這個祇有齒輪轉動著的白色的空間里繼續前進。
 
“泰瑞爾——”沒過多久,他就聽見了女孩有些像是哀求地叫著他的名字。
 
“不行,現在我們沒悠閒到能隨便坐下來休息…...好吧,你現在真的很累嗎?”他再次停了下來,皺著眉頭有些困惑地看著身邊那個小孩子,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最終還是選擇了向那孩子妥協,畢竟他們確實在這個不明所以的空間里已經走了有好一段時間了——他蹲下了身,盡量與那個女孩的視線平齊。
女孩點了點頭,並沒有再說什麼,也並沒有再做些什麼,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然後見到他無奈地歎出一口氣,繼續保持著蹲下的姿勢張開了雙臂說道:“過來吧,但請你記住僅有這次,要撒嬌的話還是回到那個洋館裡找別人比較好。”
聽到這句話的女孩再走近了他一些,伸手抓住了他兩邊肩上的布料。在確認了那孩子算是準備好了之後他相當不習慣地將那個小不點圈進懷裡抱了起來。他很少這樣干,畢竟最常跟他打交道的是機械而不是小孩子,而且說句實在的他還是有點怕現在懷裡的那個女孩什麼時候抓不穩了會被他摔到地上——但這不會發生的,這種展開只存在于設想里。
 
大大小小的齒輪在相互之間推動著,運作著,發出了些上了年頭的器械才有的黯啞的聲音。隨著他的前進,那一聲聲有節奏的指針轉動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就像是在告訴他“往前走,往前走。”
“怎麼會就這樣隨你的愿!”他的心裡想著,可眼前的路有的只是一本道,徑直地向著那未知的前方延伸下去,他並沒有別的選擇。
“吶,泰瑞爾。”女孩再一次喊了他的名字“我們正在走出這個房間嗎?”
 
“大概吧,假如說這樣一直走下去能有門的話。”他張望著四周回答了那個問題,調整了一下抱著那個小不點的姿勢,雖說不重,但現在他的手臂好像已經開始有些累了。
 
在這個單純的空間里走了有多久了呢?他也不知道。他只想趕緊離開這個不明所以的,像是鐘的內部一樣的房間,好回去繼續修理他的武器…啊對,他還沒跟C.C說完上一次那些對新武器設計圖的看法——這更加堅定了他現在就想回去的想法。
 
“泰瑞爾…泰瑞爾?泰——瑞——爾——唔…快理理我!!”
在他皺著眉在心裡抱怨著這個“房間”有多麼壞事的時候他懷裡的那個小女孩則又喊起了他的名字,等他反應過來疑惑地將視線從腳邊的路轉向女孩的臉時,女孩則一邊說著:“你看那個。”一邊指向了更遠的,那一扇門的方向。
 
他終於看見了那扇期待中的門,但隨著他愈來愈接近那扇門,齒輪的聲音便開始變得吵雜了起來。指針走動的聲音也突然變得毫無節奏,像是在突然地加快了走動的速度一般,那些齒輪也開始轉動得飛快,失去了控制。
出於直覺他大概掃了一眼周邊環境的現狀,除了那些齒輪突然轉得飛快之外貌似已經沒有什麼特別需要小心的,但如果說那些因為運動過快而開始崩潰掉落下來的小組件是這個空間開始崩壞的前兆的話那這可就不是什麼好事了——他身上穿的並不是那一套可以用投身于戰鬥的服裝,不論是耳罩或者是加速裝置全都沒在他身上。
地面開始搖晃了起來,他有些站不住腳。但他依然得將懷裡那個小女孩保護得好好的,最起碼的這一點得做得到——他稍稍轉過了頭看向了身後的風景,那些爬在地板上的裂縫們徑直地向前延伸著,延伸著,眼看著即將就要走到他的腳下來了。他抱著好奇的心態再想更遠處的景色望了過去,然而那兒已經像是早就塌掉了一樣,已經不復存在了。
“請你抓穩些了,人偶小姐。”他將頭轉回了前方,雖然從頭到尾都完全沒搞清楚這個奇妙的房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眼前這搞不好就要喪命的情形也已經容不得他繼續深究這些事情了。
原本只是抓住他肩部兩側衣服的女孩伸手環上了他的脖子——在此之前女孩還猶豫了好一陣子自己應不應該這樣做,然而他搶在了女孩對自己發問之前同意了那個想法,因而現在那個小不點能夠安心地,順理成章一般地這樣做。
他確認著這些縫隙在延伸到他的腳下之後,他能趕在它們崩塌之前他能抱著這個小女孩一路衝到不遠處那扇門前的可能性有多少,在沒有加速裝置輔助的情況下說實在的他有些心裡沒底——沒什麼是他做不到的,不就是一場條件稍微差了有點的實驗而已嗎?他可以的,完全沒問題——他閉起了眼睛稍稍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再次睜開眼睛時直直地看著前方的那一扇門,在地面伏行著的裂縫到達了他腳邊的一瞬間,他抱著懷裡的小不點徑直沖了出去。那些已經毫無規律的齒輪轉動,以及指針行走的聲音變得像是在催促,催促著他趕緊離開這個不明所以的地方。他還聽見了身後不遠處地板塌陷的聲音逼得越來越近,但他沒那個空閒回頭確認那些塌陷的地方現在離他還有多遠。他只能一直向前,向前。向著那道通往彼方的門—--
 
他還差一點就能接近那扇門了。
但他還是贏不過那些裂縫,它們將他,連同那一個女孩一樣的人偶一同吞噬,讓他們掉下那個不知底的深淵。
 
 
往下墜落著,他閉上了眼睛。
 
 
“泰!瑞!爾!!!”女孩尖細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的同時,他因為夢境中那過於真實的墜落感而霎時驚醒了起來,金色的眼睛有些詫異地看了看身邊的女孩子。
“再睡下去你就要變得跟威廉一樣了啦——快起來——”女孩子叫嚷著扯著的他手臂,打算將他帶離面前那前不久還被他趴著睡覺的書桌。
得知只是泡沫幻影之後他稍稍有些松了一口氣,沒做多餘的反抗便任著那個小不點帶著自己,走出了那一扇實驗室的門。
 
 
                                                                                    - Fin. -

评论
热度(8)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