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原本是庆祝库鲁托先生第一轮三服大满贯用的但现在只是一篇有下文的粮
※接上篇TBC
※再写一点就不用TBC了[。



人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那样趴在他的肩上睡着了,手抓着他的衣服,看起来很安心地做着梦。
这令他想起当很久以前的事情,那个人偶和他第一次遇到斩影森林里的梦魇时,害怕那些怪物的人偶躲在他的身后因为恐惧而颤抖着,他也受了不小的伤。濒死前的千钧一发让那只梦魇灰飞烟灭了的时候他全身都没了力气似地坐到了地上,靠着一棵树闭起了眼睛。
那个人偶以为他死了。
一遍一遍地叫着他的名字,像是要竭尽自己的力气似地往他胸口上砸了拳头,但在他看来那些拳头也不过就是羽毛一般轻重而已。他想着什么时候人偶累了或许就会住手,让他能就这样睡上一觉——直到他听见人偶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的时候才不得不睁开眼睛。
“我还活着。”他声音沙哑着说到,但人偶还是哭了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如那个人偶所愿了之后反而一点效果都没有,也那个没心思去明白,他只想闭上眼睛。要是真的死去了的话这会儿可就清静多了。
“死亡离我还很远,所以现在,就稍微让我睡一会儿吧。”他把人偶当作抱枕环在了怀里,无视了那些喊着:“不要睡!不要睡!”的声音,再次闭上眼睛。

再次能看清四周环境的时候他的痛觉开始运作,告诉了他哪些地方受到了伤,但痛觉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忍受的东西,他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是活着的证明。
人偶闭着眼,就挨在他的胸口附近听着他的心跳声,跟现在一样看起来很安心的睡脸。

 “你就不能走慢些吗?”工程师站在了离军人三步开外的地方,十分不满地抱怨着,随后直接背靠着一棵树,顺势就坐到了地上去。而那位走在了前头的军人看见这种状况也并没有打算多说些什么,只是皱着眉头叹着气,折到了工程师的身边静静地等待着。

“从追着那个人偶跑进来开始我们已经在这片树林里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威廉,我知道你没放弃的心思,但至少你坐下来歇会儿怎样?还是说你那怪物的体质其实是不需要休息的?”工程师的嘴里依旧不饶人地说出些抱怨的话来,他也明白这样跟没头苍蝇似的在这片大森林里乱跑也只是在白白浪费体力,但要是那个小人偶出了什么事的话,各种意义上的,他会跟自己过不去。

要是能在吃午饭的时间之前找到那个小人偶的话就好了,他心里祈愿着。但就算着急也没办法,况且这片森林他也算不上特别熟。

“真是的,要不是耳罩坏掉了这会儿我就已经把那个人偶绑回实验室里头去了。”工程师看着有些不耐烦,但他也是这会儿才发觉这一路上他感觉到的违和感到底是什么——泰瑞尔的头上少了那个平常一直戴着的耳罩。

“变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也是因为你的耳罩吗,泰瑞尔?”

 

“嗯,我把本来是好的一个小太极当成了是前不久坏到无法维修的一个让那个人偶拿去玩了,等我进行新一轮的武器测试之后才发觉原来是搞混了。”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但至少他觉得引导者没错,他也能理解泰瑞尔的心情,虽然说他本身不太赞成对引导者发脾气这件事…

 

“然后,被搞混的那一个直接就被蹂躏坏了。”工程师托着腮看向了更远的树林。

 

“蹂、蹂躏…?”把这种词放在一个小女孩身上他打心底觉得很不妥,但另一边那位盯着森林更深处发呆的工程师并不这样觉得:“你觉得有违和感的话,那就是因为那个人偶只在你面前特别老实。”

“所以我才说那个人偶只听得进你说的话,但现在可好——你要是真担心的话现在就去找她吧,我想在这儿多待一会儿,等你带她过来了再慢慢和她解释。”

 

看出了坐在地上的人没什么想要挪窝的意思之后他也只好接受了那个提议,但他并没有开始迈开脚步走向泰瑞尔一直盯着的树林的更深处,他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就在他所要前进的方向传了过来。

 

“古鲁瓦尔多是笨蛋!”人偶鼓起了脸说着,但负责抱着她的古鲁瓦尔多像是早就习惯了一样放弃了那多余的反驳,说实在的,他也有些懒得开口了。

到底在同一个路口晃了多少次了古鲁瓦尔多心底里也没数,只是凭着记忆先往左边再往右边,要是看见了一个三岔道的话就走中间——可现在这哪儿来的三岔道,他根本连影都没见着。

 

“呃…殿下?”军人对着那已经走近了的身影问了一句。灰发红眼,应该就是古鲁瓦尔多没错,可又像是哪儿不大对劲。

那些原本在那个人偶睡着之前帮他整过一轮的碎发现在又重新刺着他的眼球,他也不得不半眯着眼睛去看前面,但他听见声音也知道面前不远处威廉就站在那儿:“你可来得真是时候,少佐。”他这样说着稍微将步子加快了些,很快他就能将怀里那个不听话的小家伙交给别人,安下心来好好整整他的头发了。

 

“这还真巧啊,人偶小姐。”

工程师依然保持着刚刚的姿势,看向了林边那对主从。



TBC.

评论
热度(8)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