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原本是庆祝库鲁托先生第一轮三服大满贯用的但现在只是一篇有下文的粮
※接上篇TBC
※整篇都是殿下和大小姐



古鲁瓦尔多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睡觉,他之所以想睡是因为实在太无聊了而已。
饿鬼被他的剑柄刺穿了身体之后化作了一滩液体,但那些连接在一起的微妙的器官却没有同那个躯体一样溶解掉。将那柄大剑剑身上的液体甩了个干净,收回鞘里之后他蹲下身去饶有兴趣地伸手拿起那一节或许能被称为神经的条状的肉块观察着,但由经验所得出的直觉告诉他这些东西并不是他所追求的那一类后,他又立刻对那堆器官失去了兴趣,转过身去寻找下一个能让他尽兴些的猎物。狩猎才是他真正的兴趣。

“...?”

他察觉到了灌木丛里那细小的声响,稍稍侧过了那对血红色的眼睛打量着那些不高的灌木丛。
「巨鼠。不,比那些家伙们要大上一些...脑袋上长了蘑菇的兔子吗。」他心里想着,左手的拇指轻轻地将剑身推出来一些,继续安静地看向那些灌木丛。但突然间那对血红色的眼睛像是从那些树叶的间隙里捕捉到什么似的,眼神一下变得慵懒了起来,在把那一小节被推出来的剑身按了回去后他毫不犹豫地向那灌木丛里头伸出了手,直接抓起了躲在里头的人偶。

“呜哇!!”人偶尚未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突然被抓起到半空中来,发出了类似于悲鸣的声音。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看着人偶作出了提问。

“唔...泰瑞尔他要抓我!我被他抓住了的话就要被拆成零件塞进箱子里...埋到威廉的药草田底下去——”人偶慌忙地向他解释着,但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在灌木丛里。”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听着还是那么冷淡。

“因为突然站到古鲁瓦尔多后面的话我会被误伤啦!!那样很痛的!”人偶一边说着一边不满地鼓起了脸颊,古鲁瓦尔多则是用另一边空着的手戳了戳人偶的脸。

“你可没那么简单就能死掉。”

“唔——”人偶不服输地继续鼓着脸,蹬着古鲁瓦尔多的眼睛,最后等到古鲁瓦尔多像是腻了这样无聊的游戏将人偶放回到地上时,人偶才去揉揉自己的脸。看着那个人偶终于觉得自己调整好了之后他才动身将自己的方向变成朝着森林外面走去,脚步明显比起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放慢了许多。

人偶小跑着去追走在了前头的古鲁瓦尔多,抓住了那只比起威廉来稍冷一些的手。

“少佐呢,他就这样放着你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吗?”

“去找威廉的时候遇到了泰瑞尔...我就跑过来了。”人偶这样说着。

“那万一没遇到我的话你就可能在这里迷路...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死掉也不出奇吗。”人偶听着他像是带着些笑意说出来的话,狠狠地掐了一下古鲁瓦尔多的手心,但就算人偶用尽力气掐下去他也不觉得会疼就是。
“为什么要生气?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他不解地看向了人偶,人偶则是松开了他的手气鼓鼓地跑到他面前来,他反倒没有多想,出于习惯地很快就将人偶抱了起来——那头被发蜡整理到立起来的银发立马就受到了来自人偶的胡乱的攻击。

“喂,住手。”他不满地出声想要制止那个人偶,但他也明白那个人偶是不会听的——只恨他现在空不出手来。

最终他辛辛苦苦整理的头发很快就全散了下来,有些不长不短的前发耷拉下来恰好有些刺痛了他的眼球,让他看不清楚前面的路。

“....气消了?”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银发,手里就抱着令他头发变成这样的元凶。

“哼...”人偶什么也不说,趴在了他的肩上,时不时伸手将那些垂在耳边的银发替他理好看些——也顺手帮他弄走了些刺着他眼睛的。

“现在才来问虽然是有些晚了——你和那个工程师,怎么了?”猜也知道肯定都是些无聊的事,但人偶似乎想要跟他说些什么,他也只好斟酌了一阵子才开口问。

“就是因为泰瑞尔的小太极被我弄坏了一个,他就很凶很凶地对我说那些话——小气鬼泰瑞尔!明明说了那个小太极已经坏掉修不好了,小气!!”

「好困...」他想着。稍稍加快了回到宅子的脚步,他开始有些想地下室里头那些放在床铺边上的骨头们了。

“呐古鲁瓦尔多,你有在听吗!!”

“嗯,有,我有听。”他心不在焉地回了人偶一句。

-TBC.-

评论(1)
热度(9)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