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欠了ifu好久好久玛沃债我真的太有罪了[闭眼
※卡文卡了好久一口气写完也写了好久
※很久不UL手生,以及复健期注意事项
※ifu不要打我x10 顺便这不是CP!




穿着白衣的男人就那样叠着腿窝在了沙发上头,手里捧着一本红色封皮,书页已经泛黄了的抄本,再时不时侧过头躲开那些像是瞄准了他的脑袋的飞刀和被打上了马赛克的一些不明物体——不得不说那对双胞胎似的两个少女人偶打起架来真是吵得很。

“哐当!”

花瓶掉到地上的声音比那两个人偶刚刚的对骂声还要大,稍微安静了一阵之后,那对双胞胎再次互相指责起了对方,但内容无非还是那样,多妮妲嫌弃着罗布的口水滴得几乎整个房间都是,顺带还数落起了雪莉性格阴沉一点都不讨人喜;雪莉则是先回击了多妮妲养的那只章鱼——确切来说到底是不是章鱼雪莉并不清楚,但那只生物带有毒性,也长着触手,也姑且就这样称呼了。——那只臭章鱼的味道隔着一条走廊都令人作呕,就跟多妮妲的那隔上3层楼都听得见的刺耳的大嗓门一样。

但真有那么糟糕吗?

男人像是已经完全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依然坐在沙发上捧着自己的抄本,但当多妮妲打算掏出镰刀,雪莉那边准备好了割腕的时候,他才准备出声制止那两个少女模样的自动人偶,但他未出声,另一把不能辨析男女的中性的声音便突兀地混了进来。

“您的两个人偶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有精神呢,博士。”

说实话这声音的主人他不想认得,但偏偏那个人就总是会出现在他眼前,说着些无聊的话。

一边角落里头的雪莉像是厌恶着什么的神情,抱着罗布迅速地跑出了房间,还不忘在临走时再挑衅多妮妲一句,原本还正在气头上的多妮妲被挑衅过后抄起了那把红色的大镰刀,无视了突然走进来了的那个红黑色的身影直接追了出去。

伴随着小孩子程度的拌嘴脚步声越来越远。

“还真是冷淡,至少泡上杯茶如何?这间房可是难得来客人了。”

安静下来了之后那把声音的主人再次率先说起了话来。

“我可没有请过你进来的记忆。”平淡地回应着那个人的同时他的视线依然在抄本上,尽力地去解读那一部分模糊掉了的文字。

如果那个人能识相些现在就出去的话这可真是谢天谢地,他可没什么心思陪那人聊什么帝国历史或者是那对少女人偶。

“就当做打发时间,来聊聊吧,博士。”

“博士?”

那个红黑色的身影绕过了沙发走近了他的跟前,他继续选择了无视,低头继续思考那被模糊的到底会是什么单词——啊...但愿玛尔瑟斯今天不要再纠缠不休了。

“嗯...好吧,看来这需要些话题才行?要听听关于艾莉丝泰丽雅的事情吗——不是现在这宅子里的那一个,我说的是那个更加原本的又迷人的艾莉丝泰丽雅。”

“我对这些没兴趣,玛尔瑟斯。”

他最终不得不放弃去追究那些模糊掉了的单词,抬头看向了那个黑发紫眼的青年,随即在安好书签后合上那本老旧的抄本,起身打算走向书柜。

青年见状给他让了让道,也跟着走向了书柜的方向。

“那换个话题吧,博士。”

“比如说...米娅的事情?”

就算是背对着对方,他也能感受到玛尔瑟斯正在他身后翘着嘴角不怀好意地在看着他笑,如果说进一步去想象那张笑脸的话搞不好他会有想要揍人的冲动——但他有自信能抑制住这个冲动,动粗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这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来,米娅的事情这个人又知道多少呢?些许?或者说,全部。

他记不起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甚至连米娅那样重要的存在也被他一时忘记了许久,错过了一个又一个原本能够拯救的机会,还要看着被伤害玩弄过的雪莉才彻彻底底想起来。

但等他在那一刻终于想起来了又如何,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等他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记起来的事情又一次被他忘了了彻底,留下的印象只有类似于「米娅很重要」的这样一个概念。

“你是要去拯救她才站在了这里。”

“但你为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呢,你什么也没做,一直在无意义地寻找记忆,随之去与那些一个又一个的机会失之交臂,你到底为她做了些什么呢?”

他沉默着,面对着书柜并没有想要转身和那双紫水晶似的眼睛碰个正着,然而不等他做出反应,那个不死的皇帝依然自顾自地开口继续说着:“就连那对双胞胎一样的人偶也是你下意识地依靠着米娅的样子做出来的吧,因为你曾经,就是为了要找到她...我说的无误吧,博士?”

“够了,玛尔瑟斯。”他转过身去瞪了一眼那对紫水晶一样的眼眸。

“也罢也罢,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青年的脸上挂着正如他所想象的那样,一模一样的笑容,随后则是转身走向了门的位置。

“下次或许我们还能继续好好聊聊,对吧。”

“沃肯博士。”

评论
热度(10)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