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慎

♦是个慎,有毒不可回收

♦已经废了。基本上有更新都是自家原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产同人,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请注意避雷。

♦icon by 牡丹

玛尔瑟斯图文CP企划正式公开!!!!

感谢ifu感谢皇帝感谢嘿帝教团,各位参企的太太们都辛苦了!!
三个月来满满的对玛尔的爱今天一口气全放出来了感觉到了激动,真的是激动...激动到不知道怎么说话才好


最辛苦的是ifu...那么多张能肝出来真的...而且还是主催
只不过没有ifu我现在说不定还是个打牌废人连复健都懒得复,重新敲起键盘的第一次就给了ifu了√

能够参企真的很开心,能够吃到和写到那么多的玛尔也是真的很开心


你问为什么我三句不离ifu?

因为我爱ifu啊ifu超可爱wwwwwwwwwifu我女神[nitama


那么下收第一篇伯恩玛尔,因为懒我就不繁转简了[


—————————————————————————————————


—It's Just Them Daily. —

                       

伯恩哈德&瑪爾瑟斯

 

 

瑪爾瑟斯很中意魔女之館里那大得誇張的圖書室,在這安靜得沒什麼生氣的環境當中他的精神上總能得到放鬆,若是不用出門讓他在這裡坐上一天也沒問題,當然夜晚的時間不論何時都是屬於那如黑色幕布般夜空上閃爍的星群。

 

今天恰好沒有出門的預定,那個嬌小的少女人形因為某些原因給他放了一個比較長的假期。

 

即使是在午後,窗戶也鮮少會打入金黃色的光線,應該已是夏季時分的星幽界白天天氣也不見得會晴朗多少。但這對讀書來說或許是件能提起他興致的事情,從他的位置抬起頭就可以看見空氣中漂浮著的塵埃,那些和舊掉的書頁同樣染上了金黃色的細小的漂浮物。能將整個圖書室從高處收進眼底的就只有他現在所坐的這個相對難找的地方了。

 

只要他不出聲,即使是那個嬌小的人偶也沒辦法找到他。

 

他身邊的地板上放著的盡是那些關於天文的讀本,大量複雜的名詞和各種難以理解的圖鑑。在這個宅邸除了他以外沒人能看得明白其中的意思。同时专门用于观测用的望远镜也在他的身旁,对着那用玻璃做的圆弧房顶。

他本人也坐在地板上,儘管不算太遠的地方就有張寬闊的桌子和舒適的沙發。但比起那樣看書他貌似更喜歡整個人坐在書海里被書圍著那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覺。

 

況且他也不討厭書本的油墨味,這味道更能讓他那常年紧绷着的神经稍微放鬆下来。

 

圖書室的訪客永遠不止他一個,但他在的時段從未被任何人打擾過——在看書的意義上他確實從未被打擾。

 

上了年月一般厚重的木門被推開后發出的吱呀聲在門被關上的時候仍迴響著,鞋子扣著木地板的聲音聽起來亦是讓人覺得腳步聲的主人應該是個相當穩重的人。

 

沉浸于書本的瑪爾瑟斯貌似并沒有在意訪客多了一人的事情,脫下了手套后看起來稍為纖細的指節攆著書頁的一角翻過發出了悅耳的聲音。紫紅的眼瞳依然將視線放在了書本之中。

 

男人停在了接近樓梯的書架之前,扣動了一本紅褐色皮質書脊的書。而後輕輕地將那本書從書架當中抽出,掌心托著書脊承受著來自這本稍厚了些的詩集的重量。

但他只是翻看了幾頁便對這本詩集失去了興趣,書合上后他將書放回了原處,就像是他沒去動過這一本書一樣。

他像是在書架的隊列中尋找著什麼,但從他視線的方向來說他找到應該不是書本。在走過那第七排的書架過後他總算是走上了樓梯。

就在那人離二樓還差一個階梯的時候瑪爾瑟斯從書堆當中出聲喝住了那個人。

如果讓那個男人走上了二樓的話自己絕對會被發現。然後他就會失去這樣難得的休息時間——雖然他已經要沒掉這段寶貴的時間了。

但比起被發現瑪爾瑟斯更寧願乾脆地趕那傢伙回去。

 

“出去,伯恩哈德!”

 

“你果然在這。”

“又是在看關於星星的書嗎?”

 

男人像是沒有將瑪爾瑟斯的話聽進一樣踏上了最後的階梯走向了那一個書堆成小山一樣的角落。正確來說那些書是做成了墻,只是無規則的擺法掩蓋了這一點。

瑪爾瑟斯不滿地看向那個男人,隨後將被放置到書脊外頭的紅色綢帶重新夹進了書裡,順便記下了剛剛自己所看到的段落的開頭方便過後重新找回他所讀到的位置。

被合上的書本就那樣隨手放置在了身邊觸手可及的地方。

 

“是那孩子讓你來找我的吧。”

 

瑪爾瑟斯所能想到的面前這個男人進來圖書館找他的理由只有一個。他心中其實多少明白不會是他所想的那一個理由,但他還是選擇了相信自己的直覺。

 

“什麼?”

“那個人偶。”

 

瑪爾瑟斯有時覺得面前這個男人比他更精明,但又有些時候他又很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就比如現在,身為自己搭檔的這個男人明明戰場上即便是隻言片語也立刻能明白,但現在看著就不像是理解到他話的意思。

 

“...那孩子有說什麼嗎?”

 

他再次發問的時候得到的只是男人閉起眼睛搖了搖頭的回應。

 

“不出來走走嗎,瑪爾瑟斯?”

 

男人再度睜開那對深綠色的眼睛時向他發出了外出的邀請。

 

“比起外出我更喜歡這裡,你要是怕假期太長會手生的話找你的兄弟如何?”

 

他知道男人的本意是想提出約戰,儘管那男人早就明白他的內心已經開始不耐煩——他一不耐煩就會抓住自己衣服的下擺。這個無意識的小動作他嘗試過改掉,但事實告訴他這扇門有人給他關上了。

但再不耐煩都好,只要對上那對祖母綠眼睛的視線他總是不能作出更大的抗議。

 

“你的衣服再抓下去估計會皺得很難看。”

 

“不勞你費心。”

 

「伯恩哈德是個固執的傢伙。」

 

不知道爲何被組成了搭檔后他不止一次這樣想過。

 

“我在後院等你。”

“但如果你想繼續看書的話也無妨,別在假期結束之後繼續要我收拾你的爛攤子就好。”

 

男人說完話之後留下的只是高大的身影,腳步聲再次響起在這個曾一度寂靜的圖書室。

男人的腳步比進來時稍快了些,像是急著把這裡恢復成原本空無一人的東西,或者說,是想從這裡帶走什麼一樣。

 

“伯恩哈德,我來告訴你為什麼你不討人喜歡的原因吧。”

 

他看著男人高大的背影微笑著說,手則是抓緊了處在身旁的斧槍。

                                                                                  -  Fin. -

 


评论(3)
热度(4)
©废人慎 | Powered by LOFTER